首頁
蘇州蓮筆趣閣
排行

蘇州蓮筆趣閣

分類: 其他
更新: 8天前

夏日何時複明,聽門外的小廝說到,今日大抵便是這七月的最後一場雨了。他忘了有多少時日未踏出過這房門,淅淅瀝瀝的,是在窗外,是他對麵這扇窗,他憶起些許,隨即放下了手中早就攥得皺了幾幅字畫。他徐徐靠近那扇窗,為何無甚勇氣去推開?他用最後一絲理智掐滅亙刻在血脈中的那一縷希望。他清宴終究是推開了,緩緩地,輕輕地,彷彿生怕驚跑了門外深重的蒹葭。雨伴著風拂上他的手,越發消瘦了。他卻什麼都不顧,因為他們第一次相見便是這般情景。盈盈,你是否會出現,再叫我一聲……,他平生多被人稱寬厚重情,外人未知他的真正的性情,寬厚重情的是他,恣意灑脫的也是他。這個小妹妹有些好逗,算了,他暗暗思忖著,收個義妹也不錯。可這一眼而定的緣分,何止如此簡單?,趙寧歸平日最是知禮教,於席中開言,自他啟蒙承師便再未有過。唐清宴覺著席間有幾絲沉重慢慢混著凝滯了起來,她同父親對了對眼神,見父親點了頭,又看了看端濮王與王妃,起身行了禮,“回永嘉郡王,父親此次攜小女子前來,便是有意請王爺王妃收留一段時日……”。

蘇州蓮筆趣閣最近章節
細雨的呼喊望來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
  • 回憶一家七口人在七十年代跑氓流的歲月,因為落不下戶而來到了偏僻的氓流點上。這裡有捱餓的,仗勢欺人的,賣木頭的,種大煙的,還有客死他鄉的人。影響最不好的是轟動全國的賭博行為,難道就這樣無法無天了嗎? 再看地頭蛇是怎樣威脅逼婚,仗義青年是怎樣相助的,釀成怎樣的事故,還有父母的反對,女主角的愛情將何去何從故事多多儘在文中。
  • 十六歲那年,臭名昭著的薑落微被逐出師門,宋蘭時披風偕雨地衝到崖上送他,遙遙一彆,竟是荏苒數年。 杳無音信那麼多年,薑落微也不曾想到,他與白月光的重逢,竟是受到武陵仙尊指派,讓他潛伏在大魔頭宋蘭時身邊。 他都快忘了,當年匆匆一彆,自己引吭唱著“憑仗孤魂招楚些。我思君處君思我…”的時候,宋蘭時是什麼表情呢? 人生若隻如初見。 - 宋蘭時與薑落微是同窗,記憶中的少年,僅止於兩張紫檀幾案,一室桃花流水,萬籟俱靜中一對遠遠重疊的身影,香爐裡火星飛濺。 兩人分道揚鑣以後,宋蘭時的琴有了個名字,叫寄月; 他知道薑落微的琴也有個名字,是同日所起,叫彆君。 重逢當日,薑落微卻已經許久不撫琴,再不能如往常那般,朱絲鸞膠續斷絃,隻經常癡癡愣愣地看著自己的寄月琴,似乎頗為追遠。 是什麼時候開始,他們都冇有了往日的純粹與忠義,各自變得麵目全非,每一次接觸都是滿腹殺機? 求不來少年時的赤膽忠誠,隻但願,童心來複夢中身。 能藉機偷得一時一刻的皆大歡喜,他已經很滿足了。 宋蘭時看著薑落微的眼睛,如見晨露輕巧滑落竹枝,落在清潭,濺起一朵紛揚的雪。 他鬼使神差地。 “若有夢醒之日,願為鞍前馬後,春風中之雨露,蹄疾下之塵埃…”
  • 如果問柳芙芷這輩子最後悔的事,無非就是當初一頁書失約未曾支援希羅聖教,再來求援時,她深刻認識到了正道的不靠譜與坑,本想藉此刁難一頁書,與正道劃清界限,所以在一頁書問她有什麼心願可以滿足的時候,她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江湖中最能惹怒一頁書的那個答案,“如果,我要你娶我,當我夫君呢?” “好。”為了這個野生的大夫,一頁書回答的斬釘截鐵。 “我就知道你們正道言而無信……你說什麼???你居然答應了?!!!!!”